夺门惊变

来源: 鬼大爷鬼故事 分类: 历史qq运动红包领取不了 发布时间: 2019-04-17 11:51:35

  天刚亮,仁义山庄的二庄主胡仲义,手拿着一张牛皮纸,大呼小叫地把大庄主胡伯仁叫起了床:“大哥,出大事了,太行山上的强盗‘半夜鬼’盯上了我们仁义山庄!”

  胡伯仁一愣,问道:“半夜鬼盯上了我们仁义山庄?你是听谁说的?”

  胡仲义把手中的牛皮纸递到胡伯仁面前,牛皮纸上写道:胡庄主敬上,仁义山庄近年来财源广进,我半夜鬼心生羡慕,今晚当踏月来取。望尔等识时务,如数奉上,如若报官,定把仁义山庄杀得鸡犬不留。落款是一个血红的骷髅头,那是半夜鬼的标志。

  “半夜鬼”是太行山上最霸道,也是最神秘的山贼。半夜出手,绝不空回。他的山寨筑在断龙峡上,山势险峻,易守难攻,官兵几次围剿,都无功而返。好在他有个怪脾气,找中目标后会预先通知苦主,只要苦主把财物乖乖献上,很少出手伤人。胡伯仁问:“这张纸是从哪里来的?”胡仲义道:“今天我起得早,打开大门,就看见这张纸钉在门楣上。”胡伯仁沉声问:“二弟,那你说该怎么办呢?”

  胡仲义说,既然仁义山庄被半夜鬼给盯上了,只怕是在劫难逃,但也不能太便宜了他,不如偷偷转移一半财物,留一半给他,就当是破财消灾。

  胡伯仁道:“我听人说,半夜鬼盯上一个苦主后,往往会事先踩点,这家有多少财富,他心中清清楚楚。我们转移一半,万一被他发现,大开杀戒,那可怎么办?”胡仲义大叫起来:“难道全部给他?这些财物可是大哥你辛辛苦苦挣来的,如果要我们倾家荡产,不如和他拼了!”

  胡伯仁冷冷地道:“十个你和我加在一起,也不是他的对手,我们拿什么去跟他拼?”胡仲义眼珠一转,出了这样一个主意:事先把他们的娘、嫂子这些女人孩子,送到乡下老宅避难,年轻力壮的庄丁留下来帮忙;他最近新结识了一位朋友,名叫钟良辰,重义气、够朋友,武功了得,一定肯出手相助。如果半夜鬼肯拿走一半财物,就当是破财消灾,如果他贪得无厌,就跟他拼命。俗话说: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。半夜鬼难道会有三头六臂?胡伯仁想了想,点头答应了。

  这天晚上,庄中的大厅上摆了一桌酒席,胡家两兄弟各坐一边,自斟自饮,等着半夜鬼到来。钟良辰和留下来的庄丁已埋伏在隐蔽的地方,只要胡仲义一声令下,就会冲杀出来。时间一点点地过去,胡仲义站起身来,道:“大哥,快起更了,半夜鬼怎么还不来?”胡伯仁道:“你巴不得他早点来吗?”胡仲义咧嘴笑道:“我是太紧张,快受不住了。”说着就在屋里踱起步来,边踱边说:“老天真是太不公平,我家虽然富得快,但我们修桥铺路、帮助乡邻、救济穷人的善事也没少做……”当踱到胡伯仁的背后时,他突然劈手一掌,切在他大哥的后脑上。胡伯仁惨叫一声,连人带椅翻倒在地,大叫道:“二弟,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!”

  胡仲义“刷”地拔剑在手,直指胡伯仁的咽喉,哈哈大笑着道:“大哥,事到如今,我也不用再瞒你了。仁义山庄家大业大,富甲一方,而你才是一家之主,庄里庄外,没人将我二庄主放在眼中,这窝囊气我早已受够了。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。我若要出人头地,就必须搬开你这块绊脚石!”其实那张牛皮纸就是胡仲义写的。他借机支开家人,留守下来的庄丁全是他的心腹,又请了好友钟良辰来助威,目的就是为了除去胡伯仁。

  胡伯仁气得连声大喊:“仁义山庄能有今天,都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。你成天花天酒地,为这个家出过一份力吗?你杀了我,天理何在?再说怎么向老娘亲交代?”

  胡仲义大笑起来:“大哥,你又错了,你并不是死在我的手上,而是丧命在半夜鬼的剑下。我会悬赏五万两白银替你报仇,别人只会赞我仁义无双……”胡仲义话未说完,突然身体一晃,跌倒在地,嘴角淌下一行黑血。他痛苦地大叫:“大……大哥,你……你在酒中下了毒?”

  胡伯仁哈哈一笑,站起身来:“凭你那点道行,就想算计我,真是白日做梦!本来我还指望你念在兄弟亲情,能悬崖勒马。谁知你鬼迷心窍,为了独吞家产,竟然写信勾结半夜鬼,答应分一半财产给他,请他帮你拔掉我这颗眼中钉。你说我还能容得下你吗?”胡仲义大惊失色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胡伯仁问他,半夜鬼的山寨相距仁义山庄不足百里,而他的势力范围已扩展到方圆两百里以外,他为何能对仁义山庄网开一面?胡仲义强忍着腹内的剧痛,说:“难道你早已收买了他?”胡伯仁哼了一声,又问:“你再想想,半夜鬼为何总是在夜间出没,他白天在干些什么,又有谁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?”胡仲义迷惑地看着他大哥,问道:“那……那是为什么?”胡伯仁笑道:“那是因为他白天要忙着做善事。他是乡民拥戴、救苦救难的万家生佛,又如何能让别人看清他的真面目?”胡仲义心头灵光一闪,大叫起来:“我明白了,原来你就是半夜鬼!”

  胡伯仁哈哈大笑。胡仲义挣扎着爬到胡伯仁的身前,抱着他的双腿,哭叫着请求饶命。胡伯仁一脚把胡仲义踢得翻了个跟头,冷声道:“我把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你,你说我还会放过你吗?”胡仲义绝望地大叫:“杀了我,你怎么向老娘亲交代?”胡伯仁狡黠地一笑,道:“谁说是我杀了你,你是死在半夜鬼的剑下。我会悬赏白银五万两替你报仇,别人只会赞我仁义无双……”说着当即握剑在手。

  胡仲义大声尖叫起来,“救命啊!钟良辰……”埋伏在院子中的钟良辰听到喊声,甩手打出一块飞蝗石,穿透窗户,直奔胡伯仁的面门。胡伯仁挥剑一挡,钟良辰又大鸟般扑了进来,手中钢刀向着胡伯仁当头劈下。胡伯仁举剑架住钢刀,顺势直削,刺向对方手腕。

  谁知就在这时,躺在地上的胡仲义用尽全力,猛扑上去,死死抱住胡伯仁的左脚,张嘴在他大腿上狠狠咬了一口。胡伯仁心中一慌,顿时被钟良辰用钢刀的刀背拍中手腕,宝剑“当啷”落地。

  胡伯仁知道不好,飞身向窗外逃去。钟良辰早有防备,伸手从腰间掏出一根铁链,甩手一卷,铁链如毒蛇般缠住了胡伯仁的双脚,再用力往回一拉,出手如电,连点他胸口三处大穴。胡伯仁绝望地大吼一声,从空中跌落下来,顿时不能动弹。

  胡仲义高兴地大叫:“好样的!钟良辰,快杀了他,把解药给我找来。我说过,只要你能帮我除掉我大哥,我就给你五万两,不!十万两、五十万两……”胡伯仁连忙叫道:“钟良辰,你千万别听他的。胡仲义心狠手辣,过河拆桥是他的拿手好戏。你若杀了我,不但拿不到一两银子,他还会将你送入官府,告你谋财害命,是半夜鬼的同伙。你还是听我的,解开我的穴道,我们化敌为友。从此以后,你不但是仁义山庄的二庄主,拥有庄内一半财产;更是我半夜鬼的副手,太行山断龙峡的二当家。怎么样?”

  钟良辰笑着道:“我可不想和你一样做鬼。”说着上前从胡伯仁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,倒出两颗药丸,塞入胡仲义的口中。又从自己腰间拿出一根铁链,将胡仲义的手脚也牢牢铐住。胡家两兄弟都莫名其妙,异口同声地道: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
  钟良辰取出一块腰牌,在胡家两兄弟面前一晃。

  腰牌上刻着一个大大的“捕”字。

  “你是官府的捕快?”胡伯仁惊叫起来。

  自从半夜鬼出现以来,方圆两百里以内的有钱人家,不是被他害得家破人亡,就是背井离乡,远走他方。惟独仁义山庄能毫发无损,这不得不引起官府的注意。刑部特地派新上任的捕头钟良辰来调查处理此案。钟良辰很快就发现,仁义山庄名下的钱庄、布行、粮店、当铺生意兴旺,而且兴旺得有点不太正常。他经过一个月的调查,才弄清其中的奥秘。表面上看每天有很多人,从这些店里大批量地买下粮食、布匹等运往外地,其实这些人全是胡伯仁断龙峡山寨里的喽啰,他们把这些货堆积在一个地方,过一段时间,胡伯仁假装外出进货,再把这些货物运回店里。他这样做是想造成一种假象,让别人觉得他生意兴隆,财源滚滚。而真正的目的,是为了让抢盗得来的不义之财,有个正当的理由得见天日。

  胡仲义叫了起来:“好你个钟良辰,原来你接近我是另有目的,是想查清仁义山庄的底细。”钟良辰道:“我可要谢谢你。要不是你私欲作祟,挑起兄弟相残,迫使胡伯仁露出狐狸尾巴,亲口承认他半夜鬼的身份,那要查清这件案子,真不那么容易。”

  胡伯仁狠狠地瞪着胡仲义,咬牙切齿地道:“我半夜鬼纵横半世,没想到会坏在你这不成器的东西手中!”继而长叹一声道:“天灭我也……”

  钟良辰道:“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你以身试法,是自灭自啊!” (完)

????更多精彩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鬼爷讲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