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鬼门

来源: 鬼大大鬼故事 分类: 鬼故事 发布时间: 2019-01-07 03:00:17

  (1)

  一束黑光从“鬼林”最深处的显现,冲向天空。“呀,你看那是什么?”我好奇地问朋友范明。“没有啊,你看走眼了吧?”范明看了看空中说,然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子。“啊?我可能是看走眼了吧。”看着蓝天,还真什么都没有,我也只好这么说了。“鬼林”其实是一片枯树林,常年无人管理。树枝纵横交错,在月色之下不就像一只只鬼手吗?乌鸦格外喜欢那片林子,叫声哀转久绝。

  (2)

  “喂喂,听说啊五楼闹鬼啦!”彰武向我们嚷嚷着。“对对,格外恐怖呢!”王海附和道。“恩恩!听说啊,有一个大胆的女生晚上独自去教学楼五楼。看见一个浑身湿漉漉地女生在哭,就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,可那个女生的头却骨碌碌的掉在了地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!”平日里不太爱说话的李飞有声有色的向我们说着。我是一个喜欢灵异事件的人,胆大也挺大的我听了我说:“咱去看看啊!”得到同意以后我们死人,拿着手电筒上了五楼。夜晚乌鸦的叫声十分凄惨,微黄的光增添了不少诡异。五楼空无一人,但是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。我们进了那个闹鬼的厕所没发现异常。“切!什么鬼啊!我去上个厕所,你们的等等我啊!”彰武说。“瞧,12点了你快点!” 我看着手表说。两分钟后彰武出来了。“真是的手上这是什么啊,真臭!”范明愤愤的说,然后打开了水龙头。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。“啊啊是血!”李飞大叫。我那手电筒一照,一股鲜红的血从水龙头里留了出来。“嗒嗒”诡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向厕所这边来了。我和李飞范明都慌了,但是彰武看上去镇定自若。许多点绿莹莹的光从远方飘来。我好奇的那电筒一照,顿时吓了一跳。许多个“人”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,双眼冒着绿光,七窍流血,对我们诡异的笑着。我们都吓死了,彰武却不以为然,我们还以为吓傻了,边拉着他没命地跑。可是身高184的彰武格外的轻啊,我当时也没多想,要命要紧啊!回了宿舍我们惊魂未定,不顾得洗漱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  (3)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不见彰武身影,许是他已经去教学楼了吧我也没多想。洗漱完毕,我和范明李飞去了教学楼。想到昨天在五楼……呵呵,还真是不寒而栗,其他俩人也这么想。“啊!出人命啦!”五楼的清洁大妈喊道。我们三人便和一群闻讯而来的老师学生上了五楼。只见大妈瘫倒在厕所之外。我好奇的往里看看了,看完以后胃里便是翻江倒海。一个血肉模糊的人,在小便池旁边,肚子被铺开,肠子和内脏散落一地。后脑被砸扁,脑浆四溢,嘴巴张成了“S”形,双眼突爆。几个看热闹的女生看了这景象便尖叫了起来。很快,几辆警车赶来了。警察从血肉模糊的尸体哪里找出了一张七皱八褶的学生证,上面写着:彰武。尽然是彰武,昨天…不好好的吗?我们面面相觑吓了一跳,真不敢相信这是彰武!经验丰富的法医研了尸,很快结果出来了。死者是彰武没错,死亡时间是12点到12:10分!本来我们已经是吃惊不已,在看了这个死亡时间更是吃惊。那个时间我们在逃命啊!所以就是说彰武一进厕所就死了,那么和我们一起逃命的“彰武”就是鬼了。我和李飞范明实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便没去上课。

  (4)

  晚上我们三人又打算去五楼一探究竟,五楼还是静悄悄的。“李飞范明,你们说今天还会不会遇上鬼?李飞范明?”我见没人回应便往后瞧了瞧,只见丽芳范明双眼冒光,张牙舞爪地向我扑来。“啊!”黑暗之中有什么拉着我在跑,是范明!他拉着我跑回了宿舍。我问他:“李飞范明怎么了?这是怎么回事!”“其实我是一个道士,从现在来看鬼门打开了!”鬼门我也略知道点,就是关押无数鬼的地方。“什么?真的假的?”我不敢相信。“嗯是的,彰武就是被鬼所杀,至于李飞范明只是被控制了,估计整个学校就你我没被控制了,其实你看到的黑光就是鬼门开时鬼出来的样子,镇压鬼门的是一面镜子,它就在枯树林深处的石狮后面。看来是有鬼魂逃了出来,偷走了镜子,我们必须找回它!然后放回远处”“嗯,我会帮助你的。”我决心找回镜子。

  (5)

  天一亮范明就去广播室,让“同学们”去操场集合。学校人不是很多,但今天却黑压压的挤满了操场。范明咬破手指在我的眉心点了一点,我便有了短暂的阴阳眼。这些“同学”大多数都是鬼,断头的,没脸没手的多得是。我突然看见一个鬼手里拿着镜子,便让范明拿。范明眼疾手快抢到了镜子,可是被一群鬼拦住突然他把镜子给了我。我一拿到镜子就没命地跑,地上冒出的好多只干枯的鬼手,想抓住我的脚。一群披头散发的鬼向我飘来。去树林要先穿过教学楼,一近教学楼我就被几个被控制的同学围住,他们面无表情的抢夺镜子。我撞开他们继续往前跑,地下冒出的手越来越多,伴随着恶臭,令人恶心。跑了越100米,见她们没追来,鬼手也没了了,我松了一口气。“大哥哥。”我身后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,是一个小妹妹。我很警惕,因为哪来的小妹妹啊!小妹妹笑了,头掉在地上,没头的身体来抢镜子。我一把甩开它的手朝林子跑去。林子的树上挂满人头,它们诡异的笑着。我很快被包围了,我绝望了,但是鬼好像动不了了。范明赶来了,他用剑劈开了挡路的鬼。我在他的保护下终于将镜子归位。鬼门再次开了,鬼魂们哀嚎着,被吸入鬼门。被控制的同学们也恢复了正常,但是彰武再也回不来了,想到这里我不禁伤心了。范明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说:“其实彰武就是那个偷走镜子的鬼,向彰武早死了。那个血肉模糊的人,只是一个替死鬼。鬼魂们略使小技就迷惑了经验丰富的法医,制造了恐慌。”我恍然大悟。

  (6)

  学校恢复了往日的宁静,同学们都不记得被控制过,至于“彰武”大家显然也不记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