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堆鬼事

来源: 鬼大大鬼故事 分类: 鬼故事 发布时间: 2019-01-07 03:00:14

  今天,又是我们寝室晚上的鬼鬼事会。在我们初中的407寝室里,我认真地聆听她们讲的鬼,并不觉得有多可怕。而我讲的鬼故事会让她们睡不着。

  睡觉铃声响了,把我从鬼堆里拉了出来。当我准备睡觉时,仿佛在门口看到一个发光的面颊在晃,我被吓了一跳,这时的寝室楼静得要命,每个学生都在睡梦中。我揉了揉我那双朦胧的眼睛,把眸子睁得大大的。竟然是虚惊一场。那是寝室阿姨在玩手机。在这凄黑的夜晚,显得特别亮,也特别恐怖。我松了口气。继续睡觉。

  半夜,我又睁开了双眼。由于学习压力,让我感觉到好累好累。在这里漆漆的夜晚,十分寂静。而这寂静的夜晚,会让我思虑增多。我猛得起身,一双眸子凝视着阳台。因为就在刚才,我恍惚中看到一个头在阳台前晃。我呼吸急促,心跳加快。再三确定是我的幻觉之后,才躺了下来。脑子里不断浮现山室友们讲的鬼故事。我努力拉扯着被子,尽力不让身体露出来,我整个人缩成了一团,不停地抖。

  “叮呤……”起床铃响了。昨晚我一夜未眠,平时这双让所有女同学羡慕的双眼皮大眼,变得黑乎乎的。

  “看!我们寝室有熊猫,哈哈哈……"一个室友大笑道。我打了个哈欠,不情愿地起床。那双眼不停地闭上,我努力地睁开它。

  又是一天过去了,这一天我不停地被批评,只因为上课睡觉。

  在寝室里,室友们又聚在一起讲鬼故事。“小梦,你来说一个吧。"一个室友拉着我,让我讲鬼故事。“对不起,我累了。”我强笑道。

  又是难熬的一晚。一股凉风不停地抚摸着我。无论我怎么样盖被子都觉得冷。我又看到了阳台外,一个忽闪忽闪的人头在晃着。我不停地揉着双眼,但怎样揉它都还在。直觉告诉我。它……它……真的存在。

  我立刻把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,全身不停地抖,双手不停地出汗。可我的好奇心太强烈了。我偷偷地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。松了口气,我在安慰自己:错觉,这是错觉。我缓缓地躺了下去。“啊一一”

  所有人都惊醒了,寝室阿姨也不例外。

  “小梦,你发神经啊,大晚上的不睡觉,瞎叫什么。"一位室友气愤地说道。

  “407寝室,扣5分,晚上喧哗。”说着寝室阿姨就走了。

  可她们谁也没有看到我这毫无血色,苍日的脸,与那双瞪得大大的眸子。就在刚才我躺下的那一刻,那张脸就在我的枕头下,笑着盯看我,它的脸是那样的血肉模糊,只剩下了一张可爱的小嘴。

  我呆滞住了,这一整晚是我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一晚,也是最久的一晚。而白天我也不好过,由于寝室扣分,老师罚我搞一个月的卫生。在搞卫生时,我多么希望夜晚来得慢一点。可越这样,夜晚来得越快。

  这晚,我趁寝室阿姨不注意,偷偷跟一个室友睡在一起,希望以此来减轻痛苦。我睁着圆溜溜的眸子,把室友抱得很紧很紧。凝视着阳台外,我认为它没有来。当我闭上双眼想睡时,这时它飘飘然地来到了我的床前,我不敢出声,不停地晃着旁边的室友。室友缓缓睁开双眼,向它看了看,又向我看了看。“大晚上的快睡。”她打了个哈欠。好像根本看不见它。我抱得更紧,可那张脸并没有走开。我拉着被子蒙上了头。我害怕见到它。

  又是这样,一晚上过去了,憔悴了许多,目光呆滞,毫着精神。已经几个星期过去了,它没有来打扰我,可晚上我都做同样梦。

  有好几十个男生,分成两波。一波人扣住了一个女生,那女生长得极其标致,五官端正,清新脱俗。而另一波人扣住一个男生,那男生文质杉杉,却弱不禁风。有个带头的男生拿上了一把极其锋利的刀,在月光下闪烁着。“啊一一”那女生被带头的男生划伤了脸,血痕在月光的照耀下,显得十分血腥,那带头人喃喃道:“小贱人,喜欢他,也看不上我,也对,我喜欢的是你的脸,现在毁了你的脸。哈一一"魔鬼般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着。那个男生被打得死去活来。

  “把他们烧了,把女的骨灰埋到离那男的骨灰远一点的地方,我要让他们生不能在一起,死也不能在一起。"

  然后,我就惊醒了,我已经被它弄得不人不鬼。

  晚上,我把被子铺好,就睡熟了。“小梦。”那女鬼说,“你是唯一能看到我的人,你在梦里看到那画面了吧,那个女孩是俄。当年我喜欢上了那个同我一起死的男孩,杀害我的人却千方百计地拆散我们。于是我们决定私弃,当我们走到那片树林时,他们找到了我们,杀了我们。多年前,我己经把他杀了。因为没有人能见到我,我就没有办法把我的骨灰与我爱人的骨灰埋在一起。后来我发现你能见到我,求你帮我,不然我缠死你。

  我惊醒过来,缓了一会,才静下来。为了不再见到它,我回家之后,就去了我梦里的那片树林。把他们的骨灰理在一起。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。

  一天晚上,我随着妈妈去奶奶家。“妈,我为什么要从这片树林走去奶奶家。"我盯着这片树林,心里一还有心里一震,这是那女死的地方。“妈一一”妈妈不见了。我害怕地不停地跑,这片树林很宁静,每棵树睁着大大的眼瞪着我。我不停地跑,不停地念唠:“女鬼姐姐,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,别找我了。”我在这片树林里瞎跑,“阿一一”它出现了,我边快速度,不停地跑。这时的我如同一个死人,面色苍白,披头散发。“艾哟一一”我被绊倒了,我猛地回头一一呆住了,我被我的尸体绊倒了。

  “啊一一"我从梦中惊醒。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