欺骗印记

来源: 鬼大大鬼故事 分类: 鬼故事 发布时间: 2019-01-07 03:00:08

  某年春

  “今年阳光真烈啊。”一个七旬老妪坐在路旁喃喃道。“我死的那天,天也是如此的晴朗。差一点我就变不成厉鬼了。”老妪摸摸怀里的血玉“还好有你”血玉想在回应般闪烁了几下。老妪却也是目光闪烁。“又要喂你了么?你的胃口倒是变得越来越大了。还好我生的儿子多。他们生前为了争夺家产,不惜把我这个老太婆硬生生勒死。就该想到有这一天。”

  墨家,一个奇怪的家族。他们将生出来的儿子都随机寄养在各种家庭。然后墨家人就不管了。但并这不是说,他们就不知道谁是他的子孙。凡墨家之子,刚出生时都会在臂膀上留下一个印记。这个印记会以一种特殊的方法,就在他们的臂膀上,等到成人才会显露出来。而臂膀上有这样的印记且无意识的到达墨家的人。就会被奉为家主。

  本来墨家一代代传承都是这样下来的。可是这一代,墨家家主突然仙去。墨家群龙无首,这是墨家的大夫人,也就是家主之妻。突然站出来说“她知道家主当年给所有孩子,留下的印迹是什么。”原来啊,这代家主特别的喜爱欣——就是大夫人。什么秘密都和她分享。她知道也不为过了。

  当即,所有的墨家人决定在世界范围内搜索带有十字印记的人。决定以一种老方法,让所有的兄弟争夺家主之位。墨家就是如此的冷血,也就是这样墨家才成功延续了几千年。

  欣那肯这样,每个孩子都是她的亲身骨肉。所以他早在长老族人们决定,要寻找之前。就找齐了她的所有孩子。把他们安放在一个地方。只把最大的孩子放出去。让他继承家主之位。也怪她多年不出墨家,不懂人心的险恶没有防人之心。她最亲近的丫鬟出卖了她。在软禁之后装作随意的泄露了这件事。成功的被欣最小的儿子—— 墨枘听见,抓住丫鬟了解事情始末后,强奸了她后。就杀了她。

  墨枘在一番思考后决定利用他的哥哥们。帮他争夺家主之位。他的哥哥们哪个是省油的灯。虚假的答应了一起对付老大后,各自为营。在一天的中午,他们的妈妈,也就是欣来看望他们的时候。捆住欣,将欣丢在地方,逼问她事情的始末。当然那其中没有最小的儿子。欣本来还有些欣慰。她的最小的儿子没有参与到这件事里来。想着都是自己的儿子,于是欣在思索后就将事情全盘托出。让欣没有想到的是,她的儿子在欣说完后。当着她的面就开始议论,接下来的计划,他们决定先将最小的儿子和大儿子杀掉,再争夺家主。欣真的很伤心,原来她的丫鬟出卖了她,而让她更加伤心的是原来是她的小儿子,说出去的。她恨啊。

  恨自己的天真。

  恨自己认为墨家还有人性。

  最后,她的儿子们将欣残忍杀害了。欣死时是大中午,她看着自己灵魂渐渐消散。正当她决定放弃抵抗消失在这天地间时,她生前丈夫送给她的血玉,居然发光了。给她传送了大量的灵魂力量,她无意识的吸收这些力量。等到保住她的性命时血玉就不再输送了。这导致了,原本她一直保养的很好的皮肤,随着灵魂力量的平分,逐渐苍老起来。

  摸摸她苍老的面孔她不后悔。

  这时她的儿子们已经做好了埋尸工作。踏上了寻找最小的儿子的道路。

  两天后墨家一片喜庆之色。找遍了世界。在墨家快要绝望的时候。终于找到了一个后代,当机,长老族人决定,就由他来担任墨家家主。

  晚上一个屋子里,所有的墨家长老聚在一起。看似在议论第二天的家主上位仪式。实际,“明天。等新家主上位后。也该我们争夺。家主的控制权了”其实欣和她的儿子们都不知道。墨家家主其实是一个傀儡,真正的实权掌控在上位仪式中获胜的长老手中。

  而这代家主也是在他们的安排中“突然”仙逝的。虽然,那些长老有点没有想到的是。关于后代印记那么重要的事。她都会告诉别人。但是没有关系,计划还是赶上了变化。一切事情都没有太大的改变。

  “那么我现在宣布家主之位由唯一回来的墨烯。”等一下,只见7个年轻人一同走进大殿。

  他们还是没找到,墨枘。恐事情有变就直接根据欣提供的地图,找到了墨家。看见没有人站岗就直接,进入了里面。一番查找后找到了大殿。正听到宣布急忙叫停。墨家的人很迷惑,他们那么多年来都没有被发现的家居然会被外人踏入。正想宰掉那几人时。突然看见他们臂膀上都露出了十字印记。

  这时墨家长老发话了,叫族人全部出去。单留那几人在大殿里。知道这时,长老们的本性才爆发出来。“没想到你们都回来了。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回来,又是怎么聚在一起的,你们今天都得死。这一届家主身边不要需要长老帮助。你们就和你们的生父一起下地狱吧。”

  “哈哈。原来是你们,将我的夫君杀害的。我就说他的身体一向很好。则么会突然死亡的。你们都给我去死吧。”欣突然出现,苍老狰狞的面孔使众人胃里一阵翻滚。 “都去死吧”这句话不禁使长老们感叹。只见欣化作一道红芒,以掏心之势袭向了其中一个长老。是他刚开始笑的最猖狂。“他应该先死,接下来轮到谁呢?”她一边把那长老的心脏掏出来,一边说道。然后她将长老的心脏放在心口。一道血一般的光芒从她佩戴的血玉冲出,不一会心脏就失去了光泽。而血玉似乎颜色更深了。还有谁呢。她一扫整个大殿。所有的人的身体都像被控制一般。慢慢的拖着自己走了过来

  几天后,一个老妪拎着一个头缓缓走到一个墓前。“最后一个了。”说完她竟哭了起来。

  都是我的错吧。

  我这就下来陪你。夫君

  几年后,一支考古队走入了这片林子。之见,一座坟墓崭新如初。旁边还整齐的摆着8颗头颅。